Kickstarter联合创始人:VC和创业者永远不要欺骗彼此

2019-05-13 14:38 稿源:猎云网公众号  0条评论

投资,VC,理财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58看 www.zhongenkeji.cn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猎云网(ID:ilieyun),作者:圈圈,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十年前, Perry Chen和他的联合创始人Charles Adler和Yancey Strickler创办了众筹平台Kickstarter,他们创办Kickstarter的原因只有一个:“ 众筹平台应该存在?!?/p>

从一开始,Chen就知道Kickstarter存在的目的不是通过收购或IPO让任何人变得富有。Chen在播客《Recode Media with Peter Kafka》最新一期节目中表示,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同时也是一家公益公司,它更接近于一个以使命为导向的非营利组织,而不是一个让自己‘吃的饱饱’的反社会营利性组织。

最重要的是,Chen从一开始就把这一切告诉了他的投资者,比如Union Square Ventures的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Wilson投资过Twitter、Tumblr和Zynga等几家想要“吞噬全世界”的公司。

以下为Perry的访谈实录,由猎云网编辑整理。

Peter Kafka:这里是《Recode Media with Peter Kafka》节目,我是Peter Kafka。Perry,你可以把你在Kickstarter公司担任的职位告诉我吗?

Perry Chen:当然。我是创始人兼董事长,此外,在这 10 年里,也曾担任过几次首席执行官,加起来大概有 6 年的时间。

Peter Kafka:同Kleenex和Xerox一样,Kickstarter现在不仅是一家公司的名字,还是“众筹”的代名词。人们就算不知道你和你的公司,但提到Kickstarter也能想到跟众筹有关。此外,对于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你们太不一样了。从没被指控为Donald Trump的竞选助选、破坏民主、成为纳粹分子的避风港或进行奇怪的错误信息宣传,所以祝贺你们?;褂懈骱Φ牡胤?,你们公司为各种项目筹集了 40 多亿美元?这个数字太令人惊奇了。

Perry Chen:非常感谢你的评价。几年前,一份UPenn研究人员做的经济影响报告,报告中谈到了Kickstarter项目所筹集资金的第二效应。根据涓滴效应,筹集到的资金能带来2. 5 倍的经济效益。所以你可以用这 40 亿美元花在制作一部电影,出版一本书,设计一件东西上,而这反过来又产生某种经济效应,包括创建组新组织,提供成千上万份兼职或全职工作。

Peter Kafka:我想谈谈你是怎么开始创业的,你刚开始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旧?,每个公司都有一段神奇的创业历程。当然有些是虚构的,希望你的故事是真实的。你 2001 年在新奥尔良,你在做音乐,你有一个众筹的想法。然后你又花了 8 年多的时间来实现这个想法。你当时不是把这叫做众筹吧?

Perry Chen:不,至少要过十年这个词才会出现。我认为那些真正能创造价值的想法,会给人带来一种冲动,让你想要将之付诸实践。所以对我来说,那时我住在新奥尔良,我大概 25 岁左右或者 20 岁出头,我想举办一场音乐会,但参加奥尔良的爵士音乐节显然是一年中最大的事件之一。虽然不是以官方的身份,但在两周的爵士音乐节期间,举行了数百场小型音乐会。我不是音乐推广员,我只是一个DJ和音乐家。我热爱音乐,我想把这些艺术家从奥地利带来。我认为这将是一个伟大的事件。然而,成本将会很高。

Peter Kafka:因为他们需要坐飞机到新奥尔良?

Perry Chen:大概需要花费 15000 美元左右吧。我做了一些跑腿的工作来筹钱,也谈了场地,但最后我觉得我做不到这件事。我想观众们会非常喜欢它,因为这既能看到新奥尔良音乐的传承,还能参加一些夜晚举办的活动,看看它是如何被更现代的方式使用和编制的,所以我认为它会起作用。然而,我就是不敢冒这个险。

Peter Kafka:这就是需要通过互联网来办成的大事吗?因为 2001 年是后互联网时代的繁荣时期,但互联网仍然存在?;チ⒚挥邢?,但在互联网上做生意的想法已经暂时消失了。

Perry Chen:没错。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不是很清楚。你知道,我之前也没有在互联网领域工作过,所以对我来说,我只是在想这个是否存在于网上,或者这个应该存在于网上。

Peter Kafka:“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将“这对我来说是件很酷的事,或者可以让我举办下一场爵士音乐节对我来说是件很酷的事”转变为“这是我想做的生意”。这是我想经营的公司,我想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这上面。

Perry Chen: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应该存在的东西。我没有创业的打算。就像我说的,我在新奥尔良工作,我从事音乐方面工作。对我来说,这就是你苦干四五十年后要做的事,也许你能做到。当时我过着那样的生活,你知道,我没有很多钱,但是我为什么要离开去做一件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事情呢,那真的很困难,最终也可能会回到原点……

我也过着我想要的平静生活,你知道吗?这并不需要很多钱。所以最终让我下决定的原因是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我必须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做,我理解这不是仅仅是我的问题,而是我所有的艺术家和创作者们遇到的问题,那就是很难得到资助。所以,它变得比“嘿,我想要这个东西存在。它变成了:“这真的可能是一件很重要的作品?!?/p>

Peter Kafka:所以,快进到 2009 年,你找到了两位联合创始人,一点点资金。前几天我在听你的采访。你最初的赞助人是David Cross。这太棒了!因为我觉得他离开互联网领域有一段时间了。我记得我在纽约创业园区看到过你们。创业园区有一系列纽约初创企业,比如Tumblr, Etsy, Foursquare等。

Perry Chen:是的,他是我们第一位投资者。 他是技术建设背后的隐藏力量。我觉得现在回过头来看单出的这些创业公司,他们的发展历程有点太难以置信了!

Peter Kafka:现在来看,你们创办的是一家公益公司。但当时你们是有使命的,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但你的公司不同于标准的互联网公司。在 2009 年,你是否清楚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呢?

Perry Chen:就最终如何做决定而言,我们觉得不需要对法律和公司结构以及所需的机制有深入的了解。所以,即使我们筹集了资金,我们也告诉投资者,我们不会实现利润最大化,我们不会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我们不会……我们不想上市,我们不想卖掉公司。所以,所有这些都是关于任务至上的。你知道吗,我甚至认为我们使用像以任务为中心这样的术语,他们可能都没有弄清楚它的含义。

我认为人们很容易理解非营利组织,绿色和平组织,世界上的ACLUs。他们明白自己的首要任务是环境和第一修正案。而我们就是在一个以反社会为目的的营利性和完全非营利性的二元世界中,在某种程度上处于中间。但它绝对像一个非营利组织,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原因。

Peter Kafka:Wilson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但他也非常关注投资回报,这是他的工作;而且他所投的这类互联网公司也非常棒。所以,当你和Wilson对话时说到,“我们永远不会卖掉这家公司,我们永远不会上市,”其实你表达的意思就是你很难从这笔投资中赚钱?!闭庋亩曰敖谷绾?

Perry Chen:没错。直接告知Wilson我们的想法的确需要勇气。人们曾说过,创业者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就好比联姻,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我们需要用一种适当的方式将其谈妥。因为你要与这些人长时间共事,如果你告知对方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讲一些半真半假的话或者谎言,你就会提心吊胆,因为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迟早需要为谎言付出代价,就像谈恋爱一样。Fred和其他的投资者当时也投资了一些其他比较经典的创业公司;我认为我只需要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然后他们自己做决定,如果有可行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对话阶段,也就是试着去理解对方。

Peter Kafka:因为我想知道他们是否与twitter和Etsys进行过同样的对话,Fred Wilson曾在这些公司公开表示,“是的,我不得不解雇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手上有血,那是关于几年前解雇Jack Dorsey (杰克·多西)的事。我不记得他“杀”了谁。关键是,我相信他和很多人进行了有意义的、深入的对话,最终决定需要把这位创始人赶出去……投资者都需要得到回报。但你从一开始就说,“可能我们公司不一样”

Perry Chen:对。我可能会建议企业家们思考以下三个因素。首先,合同不是一张纸也不仅仅只是合同那么简单,对吧?它就像你跟别人进行谈话,你是否坦诚呢?你是讲道德呢?直接告诉他们你的计划,让他们自己做决定,是否要跟你达成协议。

其次,你是否清楚这个人同时也是在扮演一个角色而已?有可能会是其他人坐在那个位置,代表某一基金、家族或是机构跟你谈判。如果你是一个非营利组织,那个人可能是MacArthur(John Donald MacArthur基金的创始人之一,该基金支持非营利组织的发展)。明白了吗?任何人都可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用自己当前的身份进行谈话,他们可能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这很正常。

Peter Kafka:如果你的投资人告诉你,“你的公司出现什么意外,我想?;ぷ约骸?,你会怎么办?

Perry Chen:那我们的法律关系是什么呢?合同里的关系是什么呢?所以你想要的是一种伦理,道德,而我们已经列出了事实真相,我们在这里达成了一致,合同里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Peter Kafka:好吧,我了解了。就算彼此达成协议后,还需签订合同?;ぷ约旱娜ㄒ?,这样就算对方之后不在公司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在公司的权益。

Perry Chen:是的。我不喜欢像恶魔般的投资者,因为我认为我们都是恶魔。那么第三个因素是什么呢?

Peter Kafka:你把投资者比作魔鬼,这确实很有趣。因为这在过去几年的媒体讨论中出现过,“哦,这些媒体公司没有成功是风险投资家的错?!薄八峭度肓颂嗟那?,”或者“他们施加了太多的压力”,或者“他们强迫他们出售”。就我来看,这个言论至少有一半是错误的的;至少,公司的经营者需要承担至少一半的责任。

Perry Chen:首先,我想说我完全同意你所说的,而我刚刚提到的第三件事就是分享。你知道,我认为那是一次很好的对话。你要接触不同类型的投资者,其中不乏有雄厚经济实力的投资者。

你们基金组织的关系如何?他们答应过之前投资对象什么条件呢?他们承诺的回报是多少呢?他们要遵循的规则又是什么,不管是Fred还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其他人?

所以你想要了解所有这些事情,然后建立一个公平的,适用于所有这些的东西。然后你必须允许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我和一些机构的人进行每一次谈话,试图说服他们,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只想和那些真正能说服我的人一起工作。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
代孕 | 郑州代孕 | 上海代孕 | 上海代孕 | 广州代孕 | 广州代孕 | 婴儿花助孕网 | 爱河娱乐网 | 遇见助孕网 | 代孕 | 武汉代孕 |
  • 私印人民币样式魔术道具,临沂夫妻被控“伪造货币罪”
  • 温州南麂保护区科研开出“一朵花”
  • 法媒总结8大养生法则 伴您健康生活每一天
  • 【媒库文选】22世纪将属于非洲(2)
  • 暖脚更暖心!“90后”乡村教师攒钱一年为全校学生买鞋
  • 2019年南京市中小学生网络文明素养提升系列活动启动
  • 周恩来与泰国华侨的抗日救亡活动
  • 周燕任四川省资阳市委常委
  • 长春市13路“爱心衣柜”运转一年“人气旺”
  • 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登陆国家大剧院
  • “牦牛电影队”雪域高原放映四十余载
  • 联合国安理会审议巴以局势
  • 增强政治自信 做到“两个维护”
  • 江苏六千户企业获139亿元留抵退税
  • 晋商银行五人荣获中国百佳金融理财师